-序-
序 - 第一段
序 - 第二段
序 - 第三段
序 - 第四段
序 - 第五段
第一章

序 - 第三段

我們看到許多「建立基礎技巧」的論述,對許多鋼琴家而言,仍是不解之謎。這包含:彎曲著手指彈奏、彈音階及琶音時拇指由下方穿過(Thumb Under)、手指的練習、在椅子上坐高一些、沒有疼痛就沒有進步、慢慢的增加彈奏速度,及充分的使用節拍器。我們不只解釋這些迷思為何是有害的,而且也提出解決方案。這些是:手指伸平彈奏(Flat finger position)、拇指由上方跨過(Thumb Over)、平行組合、在椅子上坐低一些、完全避免彈錯的方法,藉由了解「 速度障礙(Speed wall)」來快速的提升速度,及了解使用節拍器的時機與好處。

 

另一個有用的例子是利用重力。手臂的重量不僅僅是讓你能做均勻彈奏的重要參考(地心引力是一個固定的常數),而且是測試你是否充分放鬆的重要依據。在 1-II-10節,我將做更基礎的解釋,為何鋼琴是利用重力作為參考力量。放鬆是另一個例子,當我們做一個困難的肢體運動,例如彈奏一段困難的曲目,很自然的,我們的身體會緊繃起來。在這種情況下,試圖讓手指快速獨立的彈奏,就像是雙腳綁著橡皮筋做百米賽跑一般。如果你能充分放鬆,只使用到彈奏時所需要的肌肉,你就能很輕鬆的作快速的彈奏,且在長時間彈奏中也不至於出錯。另一個例子是「 速度障礙」。

甚麼是速度障礙?有多少個速度障礙?速度障礙是如何形成的?及如何避免速度障礙。答案是:你企圖去做一些不可能的事(自己造成速度障礙),基本上有無數個速度障礙,旦你可以透過正確的練習方法來避免速度障礙。避免速度障礙的一個方法是,藉由了解速度障礙的成因(緊張、不正確的指法或節拍、缺乏技巧、練習太快、太早練習合手,等等),一開始就避免造成速度障礙。另一個方法是,利用平行組合的方法,由無限快將速度降低,而不是由低速度逐步的提高速度。如果你能一開始就用比速度障礙快的速度彈奏,那麼當你將速度降低時,你將不會遇到速度障礙。

本書最重要的一個觀點就是 - 令人驚訝的,對幾乎所有的人而言(除了少數絕頂聰明的人之外),最佳的練習方法,都是與直覺相反的(counter-intuitive)。這是鋼琴教育法中最重要的一點,這可以解釋為何一些錯誤的練習方法,總是被學生使用,及被老師教授。若不是這些方法這麼「與直覺相反」,那麼本書似乎也沒有存在的必要。所以,本書不僅告訴你該如何做,也告訴你甚麼是不應該做的。這些告訴你甚麼不應該做的章節,不是用來嘲諷那些錯誤的方法,而是學習過程中所必需的。我尚未找到一個統計上的解釋,為何一些直覺上正確的練習方法,經常導致災難。或許,彈鋼琴是極其複雜的事,因此有許多的方法去做它,如果你只是依直覺隨意去找一個簡單且看起來是對的方法,那麼你找到正確方法的機率近乎是零。底下是一些例子:

 

1.分手練習看起來是反直覺的,因為你需要左右手各練一次,然後練合手,所以你要練習三次;然而,只練習合手,你只需練一次。既然在最後的演奏時,你不會只有單手彈,那麼為何要需要練習分手?本書中,約 80% 都是在說明你為何需要分手練習。

分手練習是唯一能讓你在無困難的情況下,快速的增加速度與控制力的方法。它能讓你在無時無刻,以任何速度彈奏,而不會感到疲憊、肌肉緊張,或是受傷。這個方法是:單手練習。當你覺得疲憊時,就換手練。

換手練的時間掌握很重要,你必需確保休息的那隻手,不至於變冷;若換手的時機掌握得好,休息的那隻手仍會保持暖身、不疲憊,且可以隨心所欲彈奏。分手練習可以讓你嘗試找到正確的「手的動作」去快速彈奏的唯一方法,而且它是學習放鬆最快的方法。

嘗試用合手練習去學習技巧,是導致速度障礙 、 壞習慣、受傷、及肌肉緊張的元兇。所以,分手練習時,將速度練到比最終速度(校釋:曲子的目標速度)還快是有益處的(事實上,這是必需的);相反的,以過快的速度合手練習是有害的。但諷刺的是,在辛苦多年的分手練習後,它最終目標卻是讓你在學一首曲子時,能盡量減少分手練習的時間(甚至於不需要 )。

 

2.合手慢慢彈,然後逐步增加速度。這是一般直覺的方法,但這卻是最糟糕的方法,因為它會浪費相當多的時間,而且你嘗試去訓練你的手適應與最終彈奏速度不同的動作。有些學生會利用節拍器來配合慢慢提升速度,並保持旋律的流暢。這是非常不好的習慣。節拍器只能用來檢驗你的節奏(速度與旋律)。

如果過度使用節拍器,會遇到許許多多的問題(這也是另一個「反直覺」的事實),例如喪失你內在的韻律感、喪失音樂性,甚至於讓自己完全混淆。不僅將自己過度暴露在一個固定重複的音響中,這同時也是生物/物理學上的窘境(在這種環境中,你的腦子會嘗試去數節拍器的響聲)。因此,了解何時、如何及為何使用節拍器,是很重要的。了解在任何情況下,選擇最佳的練習速度,是本書中很重要的一環。

快速彈奏的技巧,是透過「發現手部新的動作」來獲得,不是單純將慢速彈奏的動作加快,也就是說,快速彈奏時,手的動作與慢速彈奏時是截然不同的。這就是為何由慢速彈奏逐步增加速度會遇到速度障礙 – 因為你試圖去做一件不可能的事。從慢速彈奏逐漸加速,就像要求一匹馬用走的步伐到奔馳的速度 – 那是不可能的。馬從走、快走、慢跑,然後到奔馳,都必須改變腳的動作。如果你要求馬用走路的步伐達到慢跑的速度,牠會遇到速度障礙,而經常導致受傷。

本書中討論一些最重要的手部動作。由於人的手與腦的配合極其多樣,因此不可能討論所有的動作。多數的初學者不了解他們的手能夠到達像演奏家般彈奏的境界。例如:在彈奏音階時,你必須學習「滑奏(glissando motion)」的技巧,及如何運用拇指(這是最多功能的手指) – 眾所週知,沒有拇指,就無法彈奏鋼琴。本書中討論許多基本的手指/手的動作,主要是教學生如何自己去發現、感覺一些手的新動作。

 

3.想要有精準的背譜及快速彈奏的能力,你必須慢速練習 - 既使你能輕易的快速彈奏一首曲子。慢速練習也是反直覺的,因為你總是在快速的演奏,那為何需要浪費時間做慢速的練習?既然在演奏時都是快速的,很自然的你會認為做快速的彈奏練習會幫助你記憶,及演奏的更好。但事實上是,做快速彈奏練習,不僅會傷害你的技巧,而且也不利於記憶。因此,在演奏會的當天,將演奏曲目做演奏速度的練習,通常會使自己在演奏會上表現不佳。

你聽過多少次這樣的抱怨:「今天上課時彈的糟透了,今天早上(或昨天)練習時,彈的好多了!」。因此,雖然本書大多是教你如何達到最終的演奏速度,但是適當的運用慢速練習,是達到強力記憶,以及在演奏時不出錯的重要因子。慢速練習非常詭異,因為在你能做快速彈奏之前,你不可以做慢速練習。否則,你會不知道你在做慢速練習時,手的動作是否正確。這個問題可以透過分手練習來獲得技巧及速度。因此,了解何時需要做慢速練習是很重要的。

 

4.多數人很難去記憶一首他們不會彈的曲子,所以一般人會先去將一首曲子彈熟,然後再去背譜。但是如果你先將譜背下來,然後從記憶中的譜去練習,你會節省相當多的時間(這裡所指的是在技巧上較難,你無法直接視奏的曲子)。本書中也解釋,為何先學習後記憶,很難將曲子記的很熟。且將終生為記憶這首曲子所困擾。所以好的背譜方法,必需整合在練習的過程中;背譜是必需的,不是多餘的。

 

以上四個例子,應該可以給讀者對於「反直覺」練習法一些概念。令人驚訝的是,大多數好的練習方法,都是與多數人的直覺相反的。很幸運的,鋼琴天才們,看到直覺方法上的障礙,而發現這些更好的練習方法。

為何好的方法大都是反直覺的這件事,在鋼琴學習上往往帶來災難?縱使學生們學到正確的練習方法(但從未沒教導甚麼是不能做的),都會慢慢的轉變到一些直覺上正確的方法,因為他們的潛意識會不斷告訴他們去用這些直覺的方法(這也正是「直覺方法」的定義)。當然,對老師而言也是這樣,而家長們更是如此。所以,家長的介入,往往會帶來反效果。這是家長們必需被告知的。

這就是為何本書一再強調直覺方法的誤謬。也因此許多老師會排斥家長的介入,除非家長們也參加課程。大多數的學生,老師,家長都會自然而然的傾向直覺(錯誤)的方法。這是為何迄今人有許多錯誤方法存在,而學生需要一個好的老師與教科書的主因。

下一段:〔序 - 第四段